服务电话:133921763
当前位置: 主页 > 成华电子吊秤 > 正文

《南风窗》杂志社常务副总编刘阳

发表时间: 2021-06-09

  12月4日在第24个国际志愿者日的前一天,北京富平学校企业公益伙伴网络联合英国非营利组织--社区公益投资CSR全球伙伴网络,举办“2009企业志愿服务国际论坛”,旨在推动企业关注、参与并持续投入员工志愿服务,从而推动公民社会的发展。网易公益频道独家图文直播此次会议。以下为《南风窗》杂志社常务副总编刘阳主题报告:

  刘阳:大家中午好!这个时间发言对我还是有一定压力的,本来之前我也准备了一下草稿,大概是想今天的主题是企业志愿服务,我从媒体的角度习惯把它起一个好听的名字,当时是想叫“白领公益三段论”,还打了一个草稿,结果听了上午第一个嘉宾讲完以后,就把第一段勾掉了,他已经讲过了,第二个嘉宾讲完以后,我又勾掉了一段,等邓老师讲完以后,我基本没剩下什么。所以我愿意在这儿很自由地跟大家分享一下,作为媒体,作为旁观者,因为企业是主角,他们是参与者,我想分享我个人的感受,也愿意带着对午餐的盼望跟大家一起做一个交流。

  作为媒体,作为一个观察者的角度,我觉得企业志愿者这个群体尤其在中国这个环境里是有自己的一些特点的,如果按主流做的分析,可能是一个承载着先进生产力的一个群体,是有先进性的。我们以前讲“三个代表”是保先教育,媒体角度来看,这个团体的先进性体现在哪儿?最主要的是跟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进程紧密相关的,就是说他为中国培养了大批的熟悉现代商业运作、市场经济规则,并且尊重谈判,追求效率的一部分人才,我觉得这是很关键的一部分,这是这个群体给我最直观的一个感受。

  现在基本上国家大政可以注意到,在先进性的侧重点已经过渡到和谐社会的强调,不能只是自己先进,同时跟自己的团体,你觉得没有那么先进的团体进行沟通、互动,这样才能实现和谐,如果只是先进,这边又是落后,一旦被划到落后里面就惶惶不可终日了,会被淘汰掉,所以要增加不同群体间的互动,就是沈校长提到的怎么弥合社会的割裂,我觉得这方面富平学校做了很多值得我们媒体从自己的角度来关注的一些努力。

  这个先进性的体现,就是我想说的我对这一类活动的个人的一个观感、一个建议。

  第一、首先提三个词:效果、效益、效率。这一类活动,应该追求的是什么?之前,我觉得企业类的志愿者,他们的优势在于他们很懂得怎么能更有效率地做一件事情。效率就是投入产出比,各位都是公司高管,比我更熟悉这个概念。就是用最少的投入争取最大的产出,这种事情其实是做事过程中的事情,它不代表一个目的,是在手段中体现到的。我们在公益服务里面,我觉得更追求的是效益,就是说你起效了,你见效了,你播下种子了,你追求对人的友谊,而不是追求个人参与者的价值和体现,一定在最短时间内有最大的产出。这一类活动为什么追求效益?其实是追求一种关系的建立。

  很简单的例子,我们年轻人可以陪情人、陪女朋友、男朋友逛街,上年纪的陪太太,都做过类似的事情,在逛街的时候,如果我们追求更有效率的话,尤其是先生他会直奔主题,去到一个卖灯饰的柜台,买一个灯回来,我们的情人、爱人、太太最反感我们这种态度,这种过程我们付出的是时间,我们追求的是一种关系的建立,来确立彼此感情的维护,愿意投入时间。

  这个时间是什么?是最宝贵的,是你生命的一部分,所以你投入的是时间,并不是我给你钱你搞定,你要买什么我给你。这种活动中,对于企业志愿者来说,要适当地从商业运作里面,从追求效益里面有一个适当的,另外一个角度更注意关系的建立跟维护,我觉得这也是上午谈到的互动的过程,这是对另外一个角度的表达。

  另外,为什么我说不追求效果呢?这个效果跟效率、跟效益的区别在哪儿?我觉得在这个事情里面,其实我个人是喜欢,也包括我所在的杂志,喜欢用更温和的气质来看待这类问题,我们不过于自信,我们可以控制这个效果。只有在这种心态下,我们才能用比较大的词,谦卑地处理这个事情。我们关心别人也好,帮助别人也好,但是我们要深深明白一点,尤其你在改变其他人的时候,这种环境,像北京的堵车,不是在座的人能解决的,在这类条件下,我们知道结果并不是我们可以操控的,我们可以有更平实的心来介入事情运作的本身过程中享受这个过程里面的互动,大家都会有所收益。

  下面我觉得,因为今天我是一个媒体的代表,我觉得我不是今天的主角。作为我对媒体的理解,它是公众言论的平台,它有责任发现在社会现实中,尤其网络社会,新闻非常多。比如说我们今天来现场直播的网易,大家可以看一下网易的新闻频道,每天新闻浏览量是非常大的,一条新闻可能不注意,马上被后面的海量信息淹没掉了,媒体有义务帮助大众筛选这些信息,把这个信息提取出来,给大家做一个参考,一个好的方向,我们做一个鼓励也好,一个支持也好,来尽媒体这么一个角色的职责。在这个过程中,应该是去年还是前年,刚刚跟富平学校有所接触,记者之前有过报道。我自己的视野里,为什么富平学校这类活动我愿意出席,它值得媒体发掘的东西在哪儿?我个人感觉是自觉承担了为中国这种志愿类活动、公益类活动一个“去道德化”的实践。并不是说道德不好,在中国的语境下面,道德如果提得更高,会掩盖活动技术的内涵、对质量的追求。如果大家看过的话,有一部专题片叫《特雷莎修女》,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这个片子我看了两遍,传记我有读过两三个版本,我们发现他帮助印度的穷人也好,我们的话叫也好,经历了一个企业和去企业化的过程。

  有一个牧师是经济管理类的,帮他运作,但是做到一定程度,在他们基金会的高管会议上,她突然做一个决定,要打散这个结构,要回到每个人直接服务的方式中,就是我们说的以人为本。真正的以人为本,真正跟这个人面对,而不是每天大量的办公事务里面。

  在她的传记里面我看到,她两次来到中国,国内媒体因为各种原因没有报道,并且要求在中国设立她的仁爱之家,修女会,因为各种原因,直到她去世也没有建成。事情不久之后,就有了孙志刚事件,他想建儿童之家,还有流浪人的收容之家。类似在香港都有建。

  在这一类组织短期内还没有办法在中国落地的情况下,这类组织跟富平的区别是把它的价值观建立在终极追求上。但是这种组织无法在中国落地,我觉得富平学校这种机构在中国社会承担了更大的责任,也包括这次会议的主持,我看各位学校的组织人员都已经非常投入,非常累的、非常操劳地来做这件事情,其实他就是自觉地承担非常大的使命,这就是在中国的见证之下,我们怎么更企业化的运作,之后为社会更多的选择做一个铺路石,这是我今天跟大家的分享,谢谢!